【傲世皇朝注册】《除暴》与“香港悍匪电影宇

2020-11-24 23:08分类:傲世皇朝平台注册 阅读:

 

上映5天的《除暴》票房破了2.5亿。

在七年来最冷的11月、五年来票房最低的单月,《除暴》的票房成绩终于给冷档期市场添上了一抹暖色。截至24日晚,影片猫眼评分8.6,累计票房2.51亿,最终票房有望达到4亿体量。

顶着“年度唯一警匪片”的宣发头衔,《除暴》“警匪浴室肉搏”的物料片段此前在全网大火,“王千源吴彦祖浴巾太牢”、“吴彦祖演技”等话题在微博触达超2亿次阅读量,吴彦祖的高人气带动电影声量一度走高。

从成片来看,《除暴》最难能可贵的,是把香港古典警匪片叙事放置在内地90年代语境来讲的大胆创新,但这样的「实验叙事」反响褒贬不一,有人声称“简直狂妄暴戾翻了天”,也有人觉得“全片呈现得割裂、拧巴”。

犀牛君认为,《除暴》“杂糅式拍法”暴露的问题很多,但之所以征服相当一批受众,是其在精神内核上继承了“香港悍匪电影”的优良传统,而它也是当下已经被很多人遗忘的电影类型。

片中,吴彦祖扮演的张隼,原型是号称“中国第一悍匪”的张君,真实故事改编令这位大反派的风头完全盖过了男一警察。而在港片历史上,根据香港真实悍匪形象改编的电影曾一度引领港片风潮。

尽皆过火,尽是癫狂

香港电影的“悍匪往事”

“尽皆过火,尽是癫狂。”

熟悉港片的朋友大多听过上面这句话,八个字形象概括出“东方好莱坞”香港电影的精神特质,其中犯罪片更是集中呈现此种特质的类型片典范。

悍匪片当然是隶属于犯罪片品类下的一个分支,追溯此类型片源头,我们得先从枭雄片谈起。

所谓“枭雄片”,多指以香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之交以几位探长和黑社会头目为原型的准人物传记片,这些影片多拍于1990年代初。

枭雄片的开山之作是麦当雄导演的《跛豪》,主角原型为香港六七十年代贩毒集团首脑吴锡豪,影片将他的个人奋斗史融进了毒枭昆沙雄踞金三角、香港反贪风暴等宏大历史背景中,全片颇显史诗气质。

以《跛豪》为例可看出,枭雄片多采取亦真亦假的历史演义手法,影像质感偏向纪实性、传记性,迥异于过往《英雄本色》《赌神》那一类完全虚拟化的黑社会电影,令观者更能代入贴近真实生活的惊悚氛围中。

而悍匪片可看作是枭雄片的升级版,如果说枭雄片还停留在黑社会片的窠臼里,犯罪活动介于黑和白之间的黑社会“灰色地带”,悍匪片的罪犯则是以纯粹的“黑”去对抗“白”。

一来,悍匪更为野蛮、暴戾,常与警察火并,和社会秩序进行“硬碰硬”的直接对抗;二来,悍匪没有黑社会的组织性,多是四处流窜的犯罪团伙,众目睽睽之下开车打劫银行、金店,随意枪击警察,赤裸裸挑战社会秩序的行为,颇给观众B级片的视觉冲击感和心理震慑力。

香港悍匪片大致可分两类,一类是以知名的“香港三大贼王”作为主角改编的电影,一类是讲述“草根悍匪集体作战”的故事。

“香港三大贼王”张子强、叶继欢、季炳雄是香港回归前名声大噪的三位顶级罪犯,以他们为原型改编的“悍匪电影”一度红遍大街小巷。

其中,曾策划绑架李嘉诚长子李泽钜、香港第二富豪郭炳湘、何鸿燊(未遂)的张子强名声最响,也是被改编成电影最多的悍匪。

98年的《惊天大贼王》由任达华出演张子强,99年的《轰天绑架大富豪》由吕良伟出演张子强,不仅是两位实力派演员的代表作,且都成为一代港人集体回忆的电影。此外,《重案实录之犯罪天才》《贼王》《非常保镖》等电影里也都有张子强的角色影子。

叶继欢是第一个在香港使用AK-47行劫的悍匪,其被香港市民偷拍的“一人持AK对抗警察队”的画面是九十年代香港最为血腥的注脚,这些画面也被在电影中一一呈现。94年的《龙虎新风云》、96年的《悍匪》是其中的代表。

曾当街枪击三名巡警的季炳雄一身械斗本领,80年代曾先后劫珠宝金行数个,是一名很有头脑的罪犯,他的经历也在04年被大导演杜琪峰改编成电影《大事件》。

除三大贼王外,“草根悍匪集体作战”的电影出现时间其实更早。84年风靡一时的《省港旗兵》可谓是香港悍匪片的开山之作,后来还拍出3部续作,组成港片历史上经典的悍匪系列电影。

《省港旗兵》( 1984) 自始至终弥漫着一种冷静残酷的肃杀气息,对一群残忍凶悍的“大圈仔”(当年大陆逃到香港的罪犯)悍匪形象进行了详尽的刻画,同时展现了大陆公安正直和迂腐的两面,嘲弄了香港警方的软弱和无能,立意十分超前。

某种意义上来说,从后来新世纪的“悍匪电影”中,我们都能看到《省港旗兵》的影子。

合拍片时代的

“悍匪故事新说”

现如今,凡谈港片,必会提及“港片已死”的论调。

随着香港经济和电影工业的逐日衰落,如今的港片从产量、质量、影响力等各方面都无法跟八九十黄金年代同日而语,香港本土电影越发趋向“小而美”制作;而与内地资本联手的“合拍片”便肩负了港片复兴的重任。

进入新世纪,在合拍片时代,“悍匪”仍是被使用频次很高的一类意象,且这些影片几乎每一部的名声都不亚于当年的悍匪片,他们与当下时代元素紧密贴合,可看作是对香港传统悍匪故事的追忆和“新说”。

16年的《树大招风》不仅是新世纪语境下为“三大贼王”立传的新表达,而且可谓是香港悍匪片的集大成之作。影片用高超剪接把三导演拍摄的三贼王经历巧妙融为一体,透过枭雄不甘于末路穷途的“宿命”主题,映射香港今时的衰落。

17年,著名导演王晶操刀翻拍自《跛豪》 与《五亿探长雷洛传》的《追龙》,此片一举扭转王晶在影迷心中“烂片之王”的形象,跃居为新世纪新港片的扛鼎之作。

《追龙》里,王晶一改过去枭雄电影的俗套套路,把跛豪塑造成一个重情重义的血性之人,而给雷洛这个人物赋予了相当浓的正义感,表达了“真正坏的不是这两个人,而是那个时代”的主旨,给新时代的我们引以为鉴。虽然主题往普世化方向处理,但电影的市场表现相当成功。

时隔2年后,曾担任《惊天大贼王》监制的王晶,干脆在《追龙2》里直接拿“三大贼王”之一的张子强做主角,接过正统悍匪电影的衣钵。

《追龙2》的创作提醒了所有当下的创作者,传统悍匪故事里有取之不尽可供改编的素材,且对悍匪“反人类”犯罪行为的呈现更契合当下观众爱看粗暴“爽片”的心理。电影中,梁家辉的疯狂表演一瞬间仿佛看到港片全盛时期“尽皆过火,尽是癫狂”的回魂。

另一方面,《追龙2》选取张子强为创作对象,也与其当年被抓在大陆境内的经历有关,是放在大陆语境下探讨香港悍匪故事的先行者。

若从悍匪片与大陆语境融合的角度看,《除暴》是在《追龙2》基础上更进一步的创新表达。影片一直试图还原90年代大陆的时代氛围,而对吴彦祖所饰反派团伙犯罪的表现则尽数是当年“香港悍匪片”的工业呈现方式。

《除暴》的好评一半集中在警匪对决节奏刺激、澡堂对打荷尔蒙爆裂的“炸裂”观感上,而吴彦祖“顶级悍匪”的人物设定可谓是关键一环,虽此人物原型为大陆悍匪,但举手投足都有“香港三大贼王”的影子。

而《除暴》采用最经典正邪双雄对决的模式,继承《喋血双雄》等传统港片的内核表达,与内地主旋律电影的主题做了本土化的成功嫁接。

自30余年香港悍匪电影历史来看,从《省港旗兵》到《除暴》,导演编剧们各种推陈出新之外,其实始终暗含了“善恶到头终有报”的主题,这与内地主旋律电影的内核也是基本一致的,未来题材融合的空间还很大。

当然,《除暴》也暴露出香港导演在大陆年代戏与动作戏融合上的失衡,反派行为的整体观感偏向“失真”,而非“纪实”,“打斗中浴巾都不掉”的吐槽集中反映了影片写实性不强、过于娱乐化的问题。

在合拍片市场上,如曾国祥导演拍出的“大陆语境电影”仍然是少数成功的案例。今后,在吸取香港悍匪电影优秀精华的同时,香港导演如何把握好内地地域生态、时代基调,在全新语境下讲述好“新悍匪故事”,将决定此类电影的上限。

郑重声明:喝茶属于保健食品,不能直接替代药品使用,如果患有疾病者请遵医嘱谨慎食用,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作为参考,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处理!

上一篇:【傲世皇朝注册】韩媒报道范冰冰现身妇产科传

下一篇:【傲世皇朝注册】38岁胡歌片场路透照曝光,罕见

相关推荐


关注我们

    傲世皇朝注册|傲世皇朝|傲世皇朝登录
返回顶部